激情燃烧的岁月..........................宋晓鹰

时间:2009-09-16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3187

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的家乡叫湖南省津市市,当时是个大概有几万人的小城市。记得我小学还未毕业就随父母到了乡下,那时我刚满11岁。那天晚上,一辆大卡车沿公路把我们送到一个地方,住在一个农民家里。漆黑的夜晚我很难入睡。第二天清早,父母没有醒,我从家里跑出去,沿山路走了两三时,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就又回去了。母亲问我到哪去了,我说玩去了。之后,我什么农活都干,插秧锄草。在太阳下面劳作,我常流鼻血,插秧时鼻血把水都染红了。小时候我骨瘦如柴,年龄小,干重活我还是坚持住了。

下乡劳动在当时是潮流,高中毕业我必然选择下放农村。当时我们津市一中高中39班就下放到离津市几百里的另一个县城,是属于石门县的一个知青点,叫做石门县南镇药场。这里是高寒山区,和现在的武陵源张家界风景区是紧挨着的。我们成立了一个小组,叫金训华小组,是一个上海知青舍己救人光荣牺牲了,我们就取了这个英雄青年的名字作为小组名称。

在下放的几年中,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危险。我小时在学校跳高时伤了膝盖骨,医院诊断伤势不轻。我们下放的地方要求精耕细作,除草时要蹲在地上才不会弄伤药材幼苗。当时我们种的是人参、党参、天麻等名贵药材。大多数农活,都要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行。我骨头是疼的,身子弯下来就更疼了。那三年,我就只有蹲在地上拖着脚往前行来完成除草农活。一天,我一个人上山砍柴,一个长了很多茅草的山上突然起了山火,一阵大风扫过来,能感觉到山火吞吃人的力量。我拼命跑了二十几分钟才逃出火海。如果我砍柴位置更深一点或跑得慢一点,当时我人就完了。这个地方叫操军坝,没有什么田,也没有什么地,背后还有一座大山,可种人参、天麻等贵重药材,是一个叫碑垭的地方,我们经常派人上去,还设了一个知青点。一年冬天,我们要取暖,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去挑木炭。我们踏着冰雪走了几十里山路,到了目的地,炭窑木炭还没有完全熄灭,是红的。当时天快黑了,要赶回去就必须把炭拉出来。我们把棉衣打湿顶着棉衣冲进窑里取炭,一个人休息又换另一个,轮番从窑里取火炭,终于装满了三担炭,马止往回走。冰天雪地,炭又吸潮,湿棉衣盖在上面,更增加了担子重量。我们挑了几十里路,又冷又饿,脚也冻僵了,人也走不动了,就停了下来。我们点上知青见我们半夜人还未回来,就派人沿着山路寻找,找了很久才找到已冻僵的我们三人,费力把我们背回知青点。那是一次生死的考验。如果没有及时派人寻找,我们三人在半路上也可能就要遇难了。

我有个同学叫刘健,一次,我们到一个山沟里抬一根树木,大概有二十米长,我们两人抬。当时我们穿的鞋是破破烂烂的,前面还有一个孔,鞋里面还有泥巴。那天早止,山间露水又大,地面特别的滑。我和他把树从山沟里挹上来,走在一条小道上,突然他脚一滑。我们右边就是一个有70度左右80米深的山坡,再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他一下子滑下去,我也滑了下去,但我抓住了长在山坡上的玉米杆子才未滑落下坡下。但他没抓住,就整个人的随树木滚下去,随着一排排玉米杆子拦着人身,他才没有滚落深渊。我紧跑下去,他人已经昏迷不能动了。我当时只有19岁,个子又小,他的个子比较大,有一百多斤重,我把他从山坡背下来。70度的山坡背着个大个子,一步一步往上爬,可想而知艰苦。我刚刚背上来跨上山顶羊肠小道,突然一只王峰蜇了我额头一下,我当时疼得天昏地暗,人差点站不稳,但终于把他背到了知青点。第二天,我与同伴摸黑用手扶拖拉机开了30几里山路,到清官渡把他送上开往津市的客车,清早我又走了30几里山路回到知青点。

到了一九七六年,当时江西省有个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大家都要去学。我们知青点,是当时全国有名的吃苦典型。我们也把它当作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一次,我得到一个到江西出公差的机会到了南昌,住在一个酒店里,我进房清理床铺时发现枕头下面有个大信封,上面写着机密,这可能是一个领导在北京开会的文件袋。把文件打开,我一阵惊喜。文件内容是邓小平主持了全面科学教育工作会议。当时是11月份,会上邓小平决定明年恢复高考。我受到很大震动,把主要内容抄录下来。同酒店还有其他教育系统的人,我就把文件袋给了他们,从江西返回到了知青点。当时同学都盼望着招工参军,没指望还要高考。我回来那天晚上,他们在打扑克牌。我马上对他们说,你们怎么还在打牌,机会来了,明天要恢复高考。我要把好消息与同学们一道分享,让他们积极准备。我读书的念头是非常强烈的,我高中的成绩非常好,我认为高考对我来说是会人胩好结果的,我能回津市从事我的学业,我为参加高考也作了些准备。

我们津市有一个技术学校。当时属于津市的一个拖拉机厂学校。他们年年招工,后来我进了这个学校读书,还是一个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在班上成绩很好,我抓紧学习,默默准备高考。当时我拼命复习,学校组织数学竞赛我也参加,并得了冠军。但突如其来的打击,对我非常地不公。我突然接到一个通知,教育部来文称:78年起,凡是在校学生包括在技工学校就读的学生,不能参加高考。这个通知对我来说是个晴天霹雳,我一个当时就在学校池塘边上哭了好久,我想社会怎么对我这么不公。读大学对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我感到万念俱灰。我想,以前那么多的痛苦都挺过来了,还是继续艰苦努力吧。

这是我人生的一个经历,这个人生的经历不是一个能左右的。这些经历留下的大烙印,激励着我,我无怨无悔。我得到了很好的经验。第一,我学了会计,能算帐理帐,对我从事经营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二,我能作出别人不能作出的决定和前瞻性的动作;第三,小时候通过十多年下放,磨炼了体质,锻炼了身体,以后几十年如一日的艰苦工作,我没有感觉到累。

我父亲在部队做宣传工作,无论是打成右派下放的时候,无论在监狱劳动改造,无论出狱后恢复工作到津市市总工会从事宣传工作,他总是一种平常的心态。他说一定要当好共产党的宣传员,本着他一辈子的实践来履行着诺言。今年79岁的他,达到了愿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所经受的磨难,是终身受益的。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亲。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