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市寺庙文化系列

时间:2010-04-20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4027

古大同寺

 

 

津市西边林木葱翠、绿荫蔽空的大同山,有一座基址宽敞、庙貌崇宏的古大同寺,此寺是九澧一带的名刹。乘车过澧水大桥往湘北公路驶出几华里,再转大同路三华里,便来到大同山脚下。抬眼望去,苍郁秀峻的环形山围着一个大山塘,水清如镜,草木馥郁,山鸟剪翅,啁啾欢唱。四周一片幽静,空旷仿佛来到世外桃源。下车依始,一行青石砌成的石阶映入眼帘,随山拾级而上,两旁古木参天,郁郁葱葱,老松虬劲,桧柏挺拔,繁枝遮天蔽日,灌木铺青叠翠,芬芳入鼻,生机盎然,不禁使你大呼吸这山林清新空气,一吐闹市乌浊之气。

沿石级登上半山,斑斓多姿的寺门就展现在眼前;跨进寺门,便是过殿,过殿斗拱飞檐,雕梁画栋,四大金刚雕嘴鱼腮,暴睛横突,灰甲闪亮,兵器在握,好一派凶恶之气;唯有韦陀神手执金钢杵,甲胄鲜亮,面容英俊,似章子貌,以表其心纯洁。相传魔王夺如来佛之舍利子出逃,是韦陀将军杀死魔王,将舍利子追加,因此,韦陀又叫护法神,专门驱妖逐邪。过殿一进三间,两侧设有厢房,供和尚住宿用。走出过殿,便是一方天井,天井内设有假山水池,花木扶苏,一片芳香。天井两旁是膳食,供和尚用膳。走过天井,便来到大雄宝殿。只见飞檐点金,画梁耀日,四根大柱立在殿中,一派雄壮之气。殿柱后帏幔重叠,五色斑斓,中立巨大如来佛祖像,慈眉善目,金光闪闪。两厢有钟楼、鼓楼。钟楼巍然屹立,木楼精致,沿梯而上,顶楼处有硕大铜钟,一根木柱吊在空中作撞钟用。鼓楼高耸挺拔,古意盎然,顶楼置一面大鼓,一对鼓槌长二尺,粗如棒槌,令人赞叹。古刹里每日晨钟暮鼓,诵经吟唱,一派兴旺之气。

古大同寺建于何年?明代万历年进士,公安派诗人袁中道作《澧游记》载:“依稀唐、明旧容,古大同寺茂其麓焉”。《旧唐书》载建于唐德宗贞元年(785)。清光绪年重修此寺,石碑记载:“广澄济祖开大同为九祖道场,直指人心同归于一”。《宋高僧传》载:九祖是从禅宗初祖达摩大师算起,二祖为慧可,三祖为僧璨,四祖为道信,五祖为弘忍,六祖为慧能、神秀,七祖为怀让、行思,八祖为道一、希迁,九祖就是大同广澄禅师。古大同寺自唐代就成为九澧一带佛教圣地,历经元、明、清、民国数个朝代,代有高僧,如本善和尚、香岚各尚、空了和尚等等,年年岁岁香火极旺,佛事兴盛,香客如云,摩肩接踵,晚清时最为繁盛。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及“文革”时期“破四旧”,雄宏壮丽的古大同寺遭到空前破坏,整个寺庙大殿被毁,释加牟尼金佛像、大鹏金翅鸟、四十金刚、十八罗汉这些精美绝伦的塑像均被砸碎,珍藏数百年的《大藏经》木刻版被焚烧,令人十分痛惜。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思想大解放,国家宗教政策的落实,津市市委政府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决定“修复和开放津市古大同寺为佛教活动场所”。在各界人士大力资助下,捐钱出力,逐步修复了古大同寺,重塑佛祖金像,千年古刹又恢复了昔日的风采。

 

 

药山寺

 

 

药山寺是我市境内极有名望的佛寺。自八十年起,笔者曾数次赴药山寺采风,那神奇飘逸的惟俨大师,古朴简淡的禅宗五枝七派之一的曹洞宗,老人讲盛唐时药山寺殿宇崇宏的寺貌,及药山、二圣岩的神秘莫测,都令人神灵飘拂,久久徘徊。

据药山寺附近的老人相传,汉光武刘秀当年征战沙场,有一次兵败逃往南楚;当刘秀经过药山时,被盛开的芍药吸引住,只见那色彩斑斓的花蕾,灿如云锦,清香扑鼻,熏得刘秀直想睡觉,他便不自主地倒在芍药丛中躺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此时,一位鹤发童颜的高僧朝他走来。刘秀一见高僧气宇不凡,忙求指教如何才能功昭日月,直登九五。高僧指点曰:“宗庙之本在子民,凡举事必先审民心而后举。为民纲纪乃欲荣二字,欲荣利,恶辱害,辱害者罚,荣利者赏。将军可尊公孙尼子之乐记,凡乐,天地之和,阴阳之调。始生人者,天也,天使人有欲,天使人有恶。法之过度,大乐调节,何愁将军不以德威服天下矣!”刘秀一梦醒来,反复回味梦中高僧之语,越想越有道理,于是,刘秀按梦中高僧指点,果然夺得了江山,建立东汉王朝,登上九五至尊。刘秀因国事繁忙,无暇去南楚药山修建庙宇,临终前,吩咐太子刘庄,在药山修寺庙塑高僧金像。永平元年,太子登基,号汉明帝,于是,汉是帝刘庄遣大臣来到南楚药山修建药山寺。此乃药山寺的前身。此说无有史考,属民间传说而已。

查史,《澧州志》载:“寺建于唐大和年间”。大和元年是唐文宗李昂,公元828年登位。此时唐著名诗人,散文家韩愈逝世四年,他的大弟子李翱任朗州(今常德)刺史,曾问道药山寺住持惟俨大师。此有史可查。唐所建慈云寺俗称药山寺。据老人说,药山寺规模宏大,庙貌巍峨,寺内有三大殿宇,前殿是关公殿,供关公神像,左右是周仓、关平二将。寺内供关公神像以示为人之根本义字当先,少为名利所缠。中殿是大雄宝殿,朱甓碧瓦,飞檐龙脊,雕栋画梁,殿堂崔嵬。中堂立佛释加牟尼,金粉塑身,富丽堂皇。后殿是观音殿,供千手观音。寺址总占地三十多亩,山门在兔儿山下,山门飞檐翘立,牌楼峥嵘,横匾上提有“药山古刹”四个大字。从山门到关公殿有数十丈之遥,因前殿与山门较远,寺里特地喂了几匹马,每晚黄昏时分,都让和尚骑马关山门。当地就有了“骑马关山门”之说。

药山寺自唐文宗修建以来,经历过许多高僧,最有盛名的是惟俨大师。惟俨俗姓韩,山西绛州(今山西绛县)人。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出生(公元738年),惟俨自小聪慧无比,青灯颂经,立志当佛家高僧。唐玄宗天宝十一年,年仅十七岁的惟俨依潮西山慧照禅师出家,后从衡山希迁禅师受法,当时人称他为石头和尚。由于惟俨精通佛法,博晓经伦,创立了禅宗五枝七派之一的曹洞宗,属禅宗南宋青原行思之系,经云岩昙晟再传到洞山良价,创立了曹洞宗,并著有《宝镜三味歌》。良价的弟子曹山本寂继承师法,大振洞门禅风,著《寒山子诗集》。曹洞宗教以“正、偏、兼”三概念,配君臣之位,分析佛教真如与其派生之世界万有关系。禅风以“回、互、细、密”称著。宋宁宗赵扩嘉定十六年(公元1223年),日本僧道元来到南宋小朝廷,在天童山第十三代如净受法,以后曹洞宗便传入日本国,以永平寺(今日本福田县)为中心传到莹山绍瑾,改革禅风。后来,绍瑾被尊为日本曹洞宗太祖。现在日本曹洞宗即以永平、总持二寺为本山,广为传播,影响很大。

惟俨幽居药山,诵经传道,禅悟通慧,缩得弟子拥戴。他生性拗掘,   薄官场,常吐心中不快之气,喜夜阑登孤峰,四望长啸,声震方圆数十里之远,百姓奉为神灵。惟俨曾自吟诗曰: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由于惟俨大师宗风甚高,名扬朗州。当时韩愈的大弟子朗州刺史李翱闻憔俨大师的大名,曾数次邀请惟俨大师到州府去讲经,都被惟俨婉言拒绝。李翱无奈,只得屈架来到药山寺,要聆听惟俨大师讲经。惟俨见剌史大人来到山门,也不出门迎接,仍在禅房诵经。李翱故意羞怒,激言曰:“见石不如名”!便拂袖走出山门。惟俨赶上前说:“太守何贵耳贱目?”李翱见惟俨上前,心中一喜,忙问道:“大师请言如何是道”?惟俨沉吟片刻,曰:“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大喜,忙揣惟俨大师之意,作诗曰:

练得身影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馀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惟俨微微点头,知李翱真心来此听经,并对他有了好感。

惟俨大师于唐文宗李昂大和八年(公元834年)十一月六日圆寂,终年96岁。惟俨被弟子们葬在白云山的笔架山上。唐文宗李昂赐谥号“弘道大师”,塔名化成。明朝崇贞十三年,被曹洞宗后派北子重修禅师墓和化成塔。一九八三年日本驹泽大学校长榷名宏雄率宗师寻根访祖团一行二十余人,横渡日本海峡,来到津市棠华乡药山寺瞻仰惟俨墓、塔,在墓、塔立脚点虔诚叩拜,磕头响声,撩绕心旌。日本朋友表示愿意捐资重修药山寺和惟俨墓、塔。但愿在不久会看到金碧辉煌的药山寺耸立在药山下,给故乡增添光彩。

 

雌雄井

 

 

关山,雄踞在澧水下游南岸,青苍叠翠,雄奇秀美。晴日,它亭亭玉立,婉变作态,奇拔峻秀,气势磅薄,森森绿意,秀色可餐。雨日,它又似一位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脉脉含情,凝眸不语。这就是澧州八景之一的关山烟树。《直隶澧州志》载:“是山崛立,上有云一缕,即雨”,“万本千木,有蔚烟岚之中”。关山西起九澧支流之一的道河河口,东到皇姑山。皇姑山是以明永乐年间,华阳王朱悦耀的妃子徐氏葬此山而得名。徐氏是明代开国大将徐达的孙女,徐氏为皇姑,所以此关山尾峰便叫皇姑山。关山绵亘有四五里,与皇姑山一壑之隔的西峰有一中武当道观。道观前面有两口水井,清代和民国所撰《澧州志》载:“前有二泉,不盈不竭,左清右浊,间尺许,不相混,人呼为雌雄井”。既然雌雄井已载入史料,想必当初特别有名气,吾平生最喜家乡人文景观,凡有之,便一一考查。仲秋之日,金风送爽,北雁南飞,关山秋色斑斓,霜叶如醉,满山的树木带着一种成熟的色调,显得丰富、深沉,我兴致勃勃登上了关山。

爬上西岑之颠,一座宏伟的殿阁映入眼帘,只见观寺崇宏,重檐飞阁,殿宇巍峨,甚是气派。观门门楣上有扁书“中武当”三个秀峻奇拔的大字。进得观内,萧墙粉壁,画栋雕梁,金钉朱窗,耀睛夺目。宝殿正前供有真武祖师塑像。据津市民间文艺家葛乐山老师介绍,真武原来的名字叫元武,是净乐国王的儿子,从小就有神法,到武当山修道四十二年。到了宋代,才改成真武。我查史料得知,道教在南北朝就开始盛行,南北天师道及茅山宗业已形成。道教的理论体系是东晋的葛洪创业的,他在《抱朴子·内篇》说:“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山延年,禳邪却祸,属道家”。他又在《枕中书》说:“昔二仪粉,溟   鸿蒙……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盘古是楚巫傩之祖,葛洪在创立道教时,把傩神也囊括进来了,可见楚巫傩的渗透是多么宽泛。因此,中武当的真武祖师也成了湘楚的傩神了。

中武当在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曾被毁。据老人讲,解放初期,中武当道观的建筑比古大同寺还要气派。中武当有前殿、正殿、后殿、藏经阁。前殿的左右两厢置有钟鼓楼。穿过前殿,中立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廉洁”二字,传说是宋理学家朱熹的手迹。廉洁除了当今廉洁奉公的解释外,道教的解释还有清心寡欲的意思。正殿又叫祖师殿,供真武祖师像,全身用青铜铸成。正殿中还挂着一幅木刻对联。上联为“利锁名缰,笼络多少好汉”;下联为“晨钟暮鼓,唤醒无数痴人”。这正与道教的宗旨一样。后殿还供有王母娘娘和九天玄女塑像。殿后就是藏经阁,里面有历朝道家的经书。

最令游客注目观赏的就是殿前的雌雄井。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雌雄井里的泉水已剩不多,但见二井残岩断垣,枯草丛生,秋风扬尘,萧杀万般。想起昔日雌雄井如何清亮美丽,不由人无限感慨。听老人言,雌雄井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最为壮观。雌井在左,雄井在右。雌井内的水非常清亮,而雄进的水却那么浑浊;更奇怪的是下大暴雨后,两口井的水总不会漫出来,再干旱的天气,两口井内的水也不会干竭。游人来到井边总要喝上几口井水,据说可消炎治病。这也许是因井水中含有人体所需的矿物质。那么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井水为何盈满呢?据老人讲,当时,道观四周古树参天,草木丰饶,野花馥郁,一片生机,由于树木、植被保护了水土,使雌雄井的井水长年不竭,蔚为奇观。但在那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年代,狂热的人们砍光了中武当周围的树木。更有甚者,文革时为修建津市果园小学,竟拆毁了中武当道观的殿宇,许多珍贵的文物被破坏殆尽,把一块块珍贵的雕梁画檐、方砖、琉璃瓦拆成一片废墟,真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津市道教协会和有关单位倡导下,许多善男信女捐资,才重修了中武当道观。但重修的中武当道观远不及古时中武当道观辉煌、气派,这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人们对珍贵的古文化保护意识是否太淡漠了一些。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