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津偶感................................李本强

时间:2009-09-16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3456

回津偶感

 

这次是受中国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之约,回国洽谈科研项目之事,同时也在昆明举行的国际纳米科研学术交流会作一个专题报告。借此机会,顺便回到了久违多年的家乡——津市,探望父母和大哥一家。短短的三四天时间,虽走马观花,却颇有些感慨。

回到家乡,大哥特意带我去看了看我们一起长大的故里。那里现已变成了繁华闹市,经大哥指点,我依稀还能感觉到那些旧屋的存在。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沿河大堤下。这沿河大堤可曾是我们那个年代可歌可泣的伟大壮举。登上大堤,清流的澧水河在我眼前缓缓流过,依旧是那么的亲切。居高临下,我一下子就看到了我们以前曾挑水、洗菜、游泳、跳水的河码头。它依然如旧,但已无人启用了。触景生情,儿时的许多情趣忽然在我脑海里展现。那时的津市水运非常发达,澧水河上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每到傍晚,我和一些小伙伴们便结伴来到河边,迎着灿烂的晚霞,爬上高高的帆船尾,一头扎进水中,向河心游去。偶然间,一艘小汽轮,鸣着汽笛,沿河而上,泛起阵阵的波浪,我们嬉笑着奋力地向波浪搏击而去,一直游到对岸澧东油厂码头(现味精厂)。这种乐趣,一直伴随我在异国他乡的日日夜夜。还有津市那时的牛肉粉,小时因家里穷,常常吃的是九分钱一碗的光头粉。每次从美国回来,没少吃牛肉粉,但却像鲁迅先生《社戏》里所描写的那样,也很难找到儿时的津津有味的感觉。

这次回到津市,我看到家乡变化很大,特别是窑坡渡的经济开发区。现代化的厂房,鳞次栉比,街道整齐划一,宛如一座现代化的新城。听我哥说,津市的经济开发区,在常德市范围内,起步最晚,但发展速度最快,应该说,这是津市人民的又一杰作。我家原来住的地方在中华街,现在已是商业步行街了,晚间行走时,华灯初放,别有一番情趣。我走在大街上,一点也认不出那以前津市的模样。人们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街上与人聊天,在餐馆、茶苑与人聚会,人人言行举止全都吐露出掩饰不住的幸福和自豪。津市真是“旧貌变新颜”了!

津市还在发展中,但又有些令人不太如意的地方。津市的卫生状况虽比以前大有改善,但与其他发达地区还有一段距离。在美国,如果一个城市长期脏乱不堪,那么人们就会纷纷搬离这个城市,让它逐渐萎缩。相反,如果一个大的项目落户到了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就会大有发展,就会生机勃勃,如果这个城市环境优美整洁,治安状况好,人们就会纷纷来这个城市居住。这个城市就会人气兴旺,不断发达。津市下一步如何发展呢?离开津市时,沿途看到了不少工厂,特别是在常德附近的一个镇,沿途的工厂连成片,规模比较大,上面的标语口号很响亮,打造世界最大的吊车基地。相形之下,津市的经济开发区就略显不足了。在美国,许多繁荣的小城都有自己独特的工业或产业。津市最具特色的工业、产业是什么呢?若能找出,那津市的经济将会有更进一步的大发展。

(作者:现任美国密执安大学机械工程系系主任,终身教授。出生、生长在津市。曾就读于津市一中。毕业于澧县一中。下放知青三年。1977年底考入中南大学。1982年赴美国留学,毕业于伯克莱加州大学并获博士学位,尔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资深研究员,在美国铝业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之后转入大学任教,直到如今。2004年当选为美国机械工程学院院士。)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